她有点迟疑地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然而,他没有明白她那眼神里是怎么样的一种意思。

  果然已经是十一点了,然而,夏天的夜晚是热闹的,不到十二点以后,这个城市的夜晚还不会马上宁静下来。

  校园里到处都是人,校园外也到处都是人。各色各样的青年男女。天气太热,夏夜难眠啊!青春和炎热一样地肆行。他们并肩走着,邓一群心里感觉他们好像有点像恋人。过去,他只有同王芳芳这样一起走过,而现在的王芳芳呢?他真的没有想到林湄湄会来看他,这太突然了。种种迹象表明,林湄湄是个很好的姑娘。就为她这次能来看他,他心里就很感激她。

  他们沿着校园外那条浓密的林阴大道走。灯光斑驳。林湄湄走得不快,于是他们更像是散步。在那些树干的后面,他们看到一些青年男女紧紧地搂抱在一起。邓一群把眼光移向别处。黑暗里,林湄湄发出低低的笑声。“你笑什么?”他问。她在他耳边说:“他们也不怕热出痱子来。”

  “爱情的力量。”

  “你谈过对象吗?”她问。

  邓一群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隐私,那是他内心的一点疼痛。他不想让她深入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她算是自己的朋友吗?也许他们都不能算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她这次来看他,邓一群心里还是相当地高兴。

  黑暗里,她的身体不时触碰到他的身体。他感觉她的胯骨轻轻的撞击。他内心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往上涨。

  “城里的男女真开放啊。”她小声说。

  在他们走到路口的拐弯处,路灯突然熄灭了,一片黑暗。她站住了,拉住了他的手。他们停住了。

  “我亲戚家里恐怕早就休息了。”她说。头紧挨在他的胸前。他闻到了她头发里散发出来的香味。

  “我跟你回去吧。你那个宿舍里是不是没有别人?”她问。

  邓一群的心怦怦跳起来。

  “我怕回去晚了,亲戚们会说我的。”她说。

  黑暗里,他看不清她的眉眼和表情。

  “你那里有多余的床。我们一人睡一张。”她说。

  他说,好吧。

  [7]

  很长一段时间,邓一群忘不掉这次的经历。这样的经历,对他非比寻常。性和爱混杂在一起,而初恋的感觉却从此分离。

  进了宿舍,他们再也没有开灯。

  她反对邓一群开灯,说怕别人看见不好。

  她把他引到床边,他一下就跌在了她的身上。她在下面喘着气,小声地问:“你想干什么?”邓一群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他迟疑了。她笑起来,说:“你过去做过没有?”邓一群说不出话来。她说:“你把我衣服弄皱了,你让我起来自己脱。”他就起身让她脱。她很快就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一条镶着花边的短裤,比起王芳芳的短裤来要好看多了,也时髦多了,这是属于那种城里姑娘才穿的短裤。脱掉了衣服的林湄湄一下子疯狂起来,她一把搂过邓一群,就拼命地狂吻。她亲吻的时候透着一股狠劲。邓一群感觉到了。很快他们就大汗淋漓。过了一会,她弯起了身子,用自己的一只脚除去了内裤,上身却还和他紧紧地贴在一起。她像一个耐心的教师一样,帮他怎样进入她的身体。

  “我爱你。”进入的感觉让他感觉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有的只是两具肉体,毫无顾忌的肉体。

  节奏,节奏,狂热的节奏。

  从未有过的体验,从未有过的感觉。堕落、飞翔,堕落、飞翔……

  她用手摸着他的脸,嗔怪地说:“你怎么这么狠?”

  他躺着嗬嗬地笑起来,有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他在精神上一点准备也没有。他就这样失贞了。幸福地失贞!快乐地失贞!很显然,林湄湄不是第一次。她比他成熟。她引诱了他。邓一群这时还没有想到这一点,只感到一种强烈的幸福。他沉醉在幸福里面。

  她半天不吱声,好久,说:“你不要忘记我。”

  邓一群心里生出许多感动,说:“怎么会呢?”

  她说:“你回到县里,就会忘了。走在路上,你一定会装成不认识我的样子。那时候你就是一个官,一个正人君子。”

  他说:“傻瓜!绝不会的,我回到县里,一定会去找你的。”

  “骗人!”

   “骗你是狗。”他说。

   她捂住了他的嘴,表示不许他再说。她愿意相信他。她的这个动作充满了女人的柔情。她愿意无条件地相信他啊,就像相信她自己,相信她自己所做的一切。她当然清楚她自己现在所做的是什么。他的诅咒,哪怕他只是这样一个关于变“狗”的戏言,她也不愿意去听。他不知道,林湄湄对他这样做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她对她的男友或者说是丈夫同样会这样做。女人天生就会的表示亲昵的小动作。然而,他却感动了。

  那个晚上她像使出了全身的解数。他一边感受着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意,一边心里充满了疑惑:她这样爱他没有道理啊?这场性爱就像是从天上凭空掉下来的,当然,它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她的经验比他要丰富。他能感觉得到。在她身上,他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他们终于记不清做了多少次。

  她从床上起来,从自己随身的那个包里,掏出了表,迎着窗外的微光看了一下,说:“天不早了,我该走了。”他吃惊地问:“这么晚了,你还到哪里去?”她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说:“真的,我不能留在这里。留在这里让人家看见不好。”邓一群说:“没有任何人会看见的。我们就这样过一夜不好吗?”他是真的舍不得她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他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肯定也是最深刻的一个。她说:“以后吧,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