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想回,回去有什么意思呢?我可能会留在陵州。四年了……我根本就不想回去。我不想到那个机械厂去。”他说。

  她觉得他所说的话已经让人不能理解了。他是必须分回去的,这样的命运怎么能改变呢?谁都想留在陵州,不要说他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学生了,即使像她这样也不能。她的书记父亲对省城可以说没有一点影响力。她开始同情他。这突然的爱情打击,让他的理智有点不正常了。他现在是个多么可怜的懦弱者啊!他会不会自杀呢?他有可能会想不开的,因为这样的打击,对他来说,毕竟一点精神准备也没有啊。她有点想不通这时的王芳芳,怎么会突然这样。同宿舍四年,看来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她。在她的心里,萌发了爱意。她想她可以帮他。她说:“回去以后,也许我可以帮你。”

  不,我不需要人帮忙。他在心里说。他需要在她面前表现坚强。他是个男人,他不需要同情和怜悯。爱情算什么?王芳芳算什么?他一切都可以不介意。他有自己的志向。他有的是爱情,同样也不缺女朋友。笑对人生嘛!这一点爱情挫折对他是小事一桩么。“我最近一直在找人,想办法,我们系主任对我一直很好,他说过会帮助我。所以,我这阵子一直没走。我们班上差不多都走光啦。留在城里的是有指标的,我们班上有五个指标。”他说。这样说的时候,心里知道自己在撒谎,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只是为了保全面子,为了那点可怜的虚荣?

  这样说让我很快活,是的,很快活,它让我忘掉了由于王芳芳的背叛而带来的耻辱感。他在心里说。他从来也没有感受过像现在这样撒谎所产生的快意。

  “我们村里有个老乡,姓虞,他在省里工作,是省政府秘书长。”他突然说。事实上关于这个姓虞的跟邓一群并不是一个村,但倒是同一个乡。他并不了解他,他还是上高中的时候,经常听老师们夸耀这个人。这个人是很早就出来参加革命了,过去在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现在也已经退了。对这些邓一群当然不知道。邓一群只知道虞秘书长算是一个很大的领导,同时知道这人比较讲原则,在老家的农村,至今还有他的两个侄子在村里当农民,另外一个侄子是中学里的老师,叫虞光明。邓一群认识虞光明,初中二年级时,虞光明到他们学校上过公开课。虞光明有四十岁了,在前村中学教物理,他一直想改行,比如到政府的某个机关担任股长什么的,或在乡里当个干部,但虞秘书长却一直也没有满足他的要求。差不多每个认识虞光明的人都对他未来的官运毫不怀疑,是的,只要秘书长同县里的领导稍稍暗示一下,“我有个侄子在前村中学里做教师”,自然就会有一班人乐意解决他的问题。虞光明正是基于上面的认识,每年都要给他这个叔叔写信、打电话,甚至亲自到省城去,尤其是看到某个部门有人员调整的机会时。无数次求援后,他终于很灰心,常常对人哀叹说:“我叔叔是个老古板,跟我们就像是对外人一样,简直就是六亲不认。”真的,不仅他不能理解,乡里所有的老百姓差不多都不能理解,一个人要是出息了,不给别人好处倒还罢了,要是连自家人也不给谋点好处,那么,这样的人要他有什么用呢?

  邓一群知道他去找就更没有可能了,但在恋爱的失落中,他把自己的失望情绪提升了,沉浸在一片虚幻的想象中。他相信虞秘书长要是帮忙,在毕业分配问题上难度可能要小一些。他对陈小青说:“我前一阵子找到他了,他答应替我帮忙。他有个侄子做过我的老师。”

  这真是一个弥天大谎。他自己在心里说。

  可他说得高兴。他不想在陈小青面前丢脸,他一定要在心理上战胜王芳芳。关于这些话的后果,他没有去想,也不想去想。

  他那天还说了什么,后来已经记不清了。他坐在那个宿舍里,一个劲地喝水,终于把她一整瓶的水都喝光了。她有点抱歉地看着他,说:“我再去打点吧。”他站起来,说:“不,不用了,我回去了。谢谢你。”

  她说:“祝你好运。”

  他用自信的眼光看着她,说:“我们以后常联系。”

  她笑一笑,相信他没事了。发泄一下有好处。“会的。”她说。

  “你什么时候回去?”他问。

  “我爸爸打电话来说他们单位这两天有车来接,可能就在今明两天吧。”

  “好,你一路走好。”他说。

  她朝他挥了挥手。

  [5]

   一场爱情,就像一个被吹大的肥皂泡,在阳光下特别好看,五彩斑斓,但转眼之间就破灭了。

  邓一群感觉人生一下子空得不得了,像是所有的希望都幻灭了。

  [6]

  邓一群更加强烈地想:我不能再回到老家去。我要自己想办法,找到一个好的位置。然而,这样的愿望,是那样地没有可能,它更像是一个高烧病人的梦呓。如果他不能找到好的工作,那么他蒙受的将是双重的打击。

  他在绝望中想奋力一搏。

  那个下午他从西康路那边满头大汗地回来。他真的就找到了要找的人,虽然事情看起来还没有眉目,但他毕竟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

  回来的时候,心情稍稍有点受到安慰后的轻松。他穿过学校的操场,看到宿舍楼下有个女的远远地看着他笑。他看见那个年轻女性背着一只旅行包,身上穿了一件连衣裙,是黄底白花的颜色。远看上去,身材很好。他感觉对她是生疏的,他一下想不起来她是谁,她怎么会冲着他笑。

  “你们这里的人都走空了,我已经等你好半天了。”她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