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很快批复下来,主管局长同意并通知裴健:派出调查小组实地调查高威公司的供货公司。裴健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李展打了报告上去。主管局长是刘丹萍,和李展父亲的私交一直不错,李展既然打了报告,刘丹萍肯定是支持的。裴健对局里领导脉都摸得挺准的,唯独刘丹萍难以号脉。

  主管局长都批复了,裴健不能怠慢,马上成立了三个调查小组,在他们奔赴外地之前,裴健照例开了一个会。三个小组的六个人都是平时和裴健关系好的稽查员,裴健用人从来都不避嫌。“成立调查小组到外地调查,是一科打报告给刘局,由刘局亲自抓的,你们要认真负责调查。”裴健的话是无懈可击的,可他在话里强调了是一科打的报告,不用说名字,大家也知道是李展所为,也都会心地对裴健点点头。

  翌日调查小组兵分三路出发了。

  第一小组到达后,被调查的公司就派了三个人日夜跟着,这三个人眼里时时流露出凶光,两个成员不理他们。第一天调查结束,两人就待在宾馆房间看电视,那三个人就住在对面的房间里。晚上十一点后,两人睡到床上聊着天。这次出来调查,他们看裴健本来就很不愿意再加上李展这么“多事”,心里也是有些蹿火。有人敲门,来人是三个人中的一个,他递给他们两个像装蛋糕一样的盒子,一言不发走了。两人满怀狐疑打开,里面装满了钱,上面是一把刀——软硬兼施。两人面面相觑,不吭一声坐在那里看着那些钱和那把刀,过了很久,其中一人说,问问其他小组怎样?他们就打电话问第二小组,回答是收到同样的礼物。既然是互相打电话通报这件事情,表明他们都有些心动和心悸,也就心照不宣收下了。那人还打了电话给第三小组,手机信号不通,心想:或许他们那边是山区,信号不好吧!

  第三小组也并不在山区,他们到达后也受到了和其他两个小组一样的“礼遇”,只是他们拒绝收下“礼物”,那些人就来硬的了,掐断了房间的电话,没收了他们的手机,开着机取出了里面的电池,造成了拨打他们的手机里面会说“您所呼叫的电话暂时不能接通,请稍后再拨”的假象。就这样他们相持了一夜,早饭的时候那些人告诉第三小组的两个人,其他两个小组已经收下“礼物”,你们要是不收,就会“失踪”,公安局也是无能为力的。两人商量后还是拒绝,那些人也不动他们,吃完饭就要他们上车,开了一个小时进入森林。林子里阴森森的,两人真的害怕起来,要是被杀害,弃尸在这里或是投入江中,那真是无声无息的失踪。

  三个小组的人互相一联系,也都默契地知道各自做了什么。不是他们见钱眼开、意志薄弱,而是被调查的人那样要挟和胁迫,就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受贿了,失去了作为一个稽查员的原则和立场。

  三个小组去了外地后,李展和检举高威公司的阮逸生取得了联系。阮逸生不同意和他见面,只是在电话里肯定告诉他高威公司绝对有问题,他有什么情况就会和李展联系。在要放下电话的时候,阮逸生一再叮嘱他,要他给自己保密,因为他还要在誉州生存。

  调查小组陆续反馈的信息是高威公司的供货没有问题,裴健把李展叫去,告诉了他这个结果。

  “高威公司一定有问题的,不是我固执。”李展尽量把话说得委婉一些。“会不会调查小组出了什么问题?”他在怀疑调查小组可能受贿,被调查对象收买的情况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是这种情况极少。

  裴健的脸色极为难看,本来就窄的脸此时拉长了,也就更加的窄,“小李,你的工作能力没得说,只是这样怀疑要有根据的。”裴健说普通话尾音很长,就像电视里小品演员模仿广东人那样。

  李展不服他这样说,“裴局,有根据就不是怀疑了。”

  裴健两只胳膊枕着桌面,“你要真怀疑调查小组,可以继续向主管局长写报告,上面说该怎么处理我们就怎么处理啦!”

  裴健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虽然他一直在微笑,可微笑里有一丝嘲笑。他看李展没有说话,就低头看桌面上的文件,意思已经是送客了。

  李展不在乎裴健的态度,回去又写报告,写了几行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写了,实在是没有充分的证据怀疑调查小组被人收买,他的这种怀疑也更多来自于一种直觉。一时,他竟没了主张,扔下笔给阮逸生打了电话,问他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