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节令过了霜降,北方大地已是一片清冷萧条。乡下人收拾干净了地里的庄稼,便基本是猫冬的日子了。青壮年扛起行李卷,又去城里打工,要等傍年根才回来,庄户人不再缺吃的,但玉米高粱卖不出价钱,一年的花销还是要去城里挣回来。留在家里的女人们还要忙上一些日子,她们要给家里的爷们儿孩子收拾过冬的衣裤。那些无处可去又无事可干的老头老太太们,便坐到向阳的墙根去,吹牛胡侃,晒太阳迷糊。北方农村多已温饱,却仍不富裕。不富裕的乡下人也很知足,千金难买半年闲啊。

  但县、乡、村的干部们却不能知足,也不敢知足。穷县要富,穷乡也要富,靠大地里的高粱苞米富不起来,就得另想门路。吉岗县的种植大棚蔬菜现场经验交流会就是在这时节在东甸乡召开的。

  二十几个乡镇长都来了,来的还有乡镇的农业助理,加上县委县政府和主管局的领导,足有百十号人,大大小小的车辆挤满了东甸乡政府的大院子。会议由县长陈家舟主持,先让东甸乡党委书记介绍了这两年发展大棚种植蔬菜的经验及今冬明春的发展计划,又找来两位家里扣了蔬菜大棚的农民,让他们讲了由穷变富的体会,然后便带领参加会议的干部们坐上汽车,到附近各村屯大地里走一走,看一看。东甸乡的大棚已颇有一些规模,白亮亮的大棚连成片,在初冬赤裸的大地上像汪起一片又一片水泊。东甸乡的村屯墙根下很少再见晒眵迷糊的老人,爷们儿孩子们身上穿的也多是买现成的过冬衣裤,家里的女人们便都钻进大棚里打农药摘果实。青壮年男人进城打工的也少了,大棚里的活计足够他们忙的了,收入并不比进城卖苦力少许多,谁愿意再抛家舍业,谁又不恋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呢。

  其实,这样的现场会在东甸乡已开过两次了,参加会议的乡镇长们眼热,心里却并不是很服气,只是嘴巴上不说出来。也不是完全不说,私下里三七疙瘩话并没少冒。要是有县里大当家的坐镇撑腰,我那一亩三分地未必就没东甸乡的这般光景。即便大当家的不去坐镇,只要前有车后有辙地也关照我五百万,我要不把大棚闹腾起来就趴在地下当王八。当然,这些话在开会时是不能说的,抓不着狐狸又惹上一身骚,让领导向你翻白眼,何苦呢?

  大大小小的车辆转了一圈,再返回东甸乡政府的大院子,会议就进行到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议程,县委书记成志超做总结讲话。成志超却也坦率,说我知道有些同志心里不服,说手里没有金钢钻,揽不来瓷器活,手里没钱难成大事。这我完全理解。我现在就向诸位宣布一项县委县政府的决定。两年前投入东甸乡的五百万农业贷款今年底已经到期,县里已争取到省里有关部门的支持,这五百万再续贷我们吉岗县两年,但东甸乡的这五百万必须在年底前还到县里。县里对这笔钱的安排已开过专题会议研究,仍全部投入大棚建设,但分为十笔,每笔五十万,分别投入十个乡镇。各乡镇的大棚种植可能一时还难达到东甸乡的规模和水平,但各乡镇可以仿效东甸乡的办法,先集中财力投入一两个村屯,先把雪球做起来,慢慢滚,只要激发起广大村民们的积极性,就不愁没有哪个乡镇会赶上东甸乡,甚至超过东甸乡。但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不换面貌就换人,为了尽快改变贫困面貌,就要有必要的组织保证……

  会场顿时就热烈了,乡镇党委书记和乡镇长们都站起来,怕看不见,有人还把胳膊高高地举起来:

  “我报名啦!申请五十万!”

  “不能拉下我!”

  “那就抓阄好啦,机遇面前,人人平等!”

  ……

  成志超说:“看到大家这样积极踊跃我很高兴,但不能抓阄丢骰子,咱们是做工作,不是摔扑克打麻将啊。请诸位回去后抓紧把申请报告送到县农经局,报告上要把你们的计划、措施都写清楚,还要写清你们乡镇开展大棚种植的有利条件和目前还有哪些需要县里帮助解决的困难。你要是只报喜不报忧,那可就得自己的梦自己圆,县里可不能再锦上添花啦。至于怎样雪中送炭,先给谁送炭,等各乡镇将报告打上来后,县里再开会研究决定。”

  会只开半天。东甸乡为了会后的这顿午饭,放倒一口猪,蒸猪血,馏排骨,干豆腐炖白肉,实实惠惠的北方杀猪菜。既到了富乡,就要杀富济贫,狠狠造他一顿,不为过。酒也是乡里自酿的小烧,冲是冲点,但保证没假,喝着放心。乡镇长们因有着那五百万的指望,喝得挺上情绪,热火朝天山呼海叫的,两巡酒一过,便满面红光纷纷来给县领导敬酒。这种时候就是最较县太爷们劲儿的关口了,不喝就是不给面子,喝多喝少,总得有八加一(酒)进口落肚。在一个县里,乡镇长就是各路诸侯,就是封疆大吏,摸爬滚打一年干下来,确是不容易,喝了就是信任,喝了就是鼓励,喝了就拉近了彼此的感情。尤其是上边派下来的县领导,过不了喝酒这一关,先就在彼此的感情上隔了一道膜,就好像那蔬菜大棚,里面是夏,外头是冬,温差太大,何谈令行禁止调兵遣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