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行长 第二章

  汽车爆炸案触目惊心,千头万绪,凌欣月几近焦头烂额。这时,她突然接到大师兄丁伟伦的电话。

  丁伟伦劈头就问:“欣月,你什么时候回来?”

  “大师兄,还说不准。公安部来了三个专家,省、市、区三级公安部门正在全力以赴地破案。”

  丁伟伦是凌欣月的大学同学,现在也是海州F行副行长。

  “有线索了吗?”

  “现在还不清楚。”凌欣月有些疲惫地说,“公安部门正在对办事处和区行的人一个一个调查,连事发时不在桑湾的职工也要求他们尽快回来。”

  丁伟伦淡淡地说:“你知道人们私下怎么说吗?很多人说他们出事,是报应,是天意,早该如此。如果老天有眼,把那些坏蛋多炸死几个才好!”

  凌欣月无言以对。这两天她也听到不少群众的议论,特别是罗志雄、金静兰和于天贵对这几个人的死表现出来的漠然让凌欣月吃惊。

  “欣月,张大海他们去的地方,是全市有名的‘红灯区’。甭管外头挂什么幌子,里边是清一色的色情服务。他们到那种地方去,能干出什么好事?”

  “大师兄,你觉得这件事会是什么人干的呢?”

  丁伟伦平静地说:“我分析是有人因愤恨所为。此案不太容易破,群众对那些吃人肉喝人血的贪官痛恨至极,谁会提供线索?张大海的死,市行的员工高兴者居多,有的还喝酒庆祝呢!”

  凌欣月忽然觉得一股透心的凉气深入到骨髓里。“大师兄,怎么会这样,以暴制暴?我们不是法治社会吗?”

  “欣月,有的时候,法律庇护不了弱者,也惩处不了为非作歹的人。”

  凌欣月长长地叹息一声。

  丁伟伦转移了话题:“欣月,总行要来考察市行的领导班子,你知道了吧?”

  “庄行长对我说了。”

  丁伟伦不屑地哼了声:“据说又要提拔庄亚群。”

  “是吗?到哪个省?”

  “直接到总行,任副行长。”

  凌欣月听出他话中浓浓的不服气。她知道,他有不服的资本。丁伟伦的学识、工作能力在整个海州乃至全省F行无人能及,以他的能力,当个省行的行长都是绰绰有余的。可是他只知谋事,不善谋身,不讨上级领导欢心,只能待在现在这位子上。

  凌欣月笑笑说:“大师兄,庄行长要走,对你也许是好事。他一走,这行长一职,论学历,论能力,不让你来干能让谁干?”

  丁伟伦自嘲地笑道:“欣月啊,我这点儿能力,哪能入得了总行的法眼?欣月,我想告诉你,我要离开海州F行了。”

  “去哪儿?”

  “到美国K行海州分行筹备处。”

  凌欣月心里有个地方突然被人掏空了似的:“大师兄,你,你决定了吗?”

  “基本决定了,不过,我还想听听你的意见。”

  凌欣月张了张口,“你别走”几乎就要冲口而出。她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道:“大师兄,你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让你屈居庄亚群之下,你的才华不能充分施展,心里不服也不甘,这些我都知道。可情况正要起变化,你却要走,不觉得可惜吗?这次调整,行长非你莫属!大师兄,我不是总行郭恒德,也不是庄亚群,但从客观分析,如果这次不让你干,那总行还有正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