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垣的父亲眼看不行了,找一块理想的坟地就成为他当前最重要、最迫切的事。他给马半仙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里,马半仙说在办公室里,他说有重要事情要和他商量,让他不要出去,他一会儿就到他那里。马半仙在电话中说:“什么事这么急呀,该不是你们家死人了吧。”

  “还真让你说对了,虽说没死,也差不多了。”

  “是老爷子不行了?”

  “你是神仙,你什么不知道呀!”

  “我知道是什么事了。好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马半仙半躺在办公桌后面的圈椅里,见骆垣进门,他略欠一欠矮小瘦弱的身子,一对小而又小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冲骆垣笑笑,指着对面的沙发,示意让他坐下。

  骆垣就手一坐,一张白净的脸上挂着一脸的虔诚,笑嘻嘻地说:“我不说你也知道我干什么来了。”

  “不就是想找块坟地吗?神神道道的,明说不就完了。”

  “是这个意思。”

  “你是执意要给你家找块新坟地呀?”

  “说起来,你也算是始作俑者,我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呀!”

  “多少有个目标了吧?”

  “老爷子病了一年多了,因为有这么个打算,就托人找块地儿,找了几处,都不理想。上个月老爷子病情加重以后,我们断断续续地跑了一个月,大体上看下了一块,到底好不好,最终还不得你说了算呀!”

  马半仙翻了翻眯在一起的眼皮,会心地一笑,说:“你说吧,啥时候去呀?”

  骆垣说:“老爷子在炕上躺着呢,当然是越快越好。你看下午去得了去不了?”

  马半仙眯着眼想了想,说:“好像没啥事,应该能去得了的。”

  “好,中午就不要回家了,我们在外边随便吃点,抓紧时间走。你定个地方,我去准备准备。”

  “算了吧,那么麻烦干什么。”

  “你看你这人,神仙也得吃饭呀,何况你是半仙。再说,这不是为了节约时间嘛。”

  “那就随你的便吧。”

  “你看‘聚仙阁’如何?我看那儿挺好的,就放那儿得了。中午早点过来,不见不散。”

  骆垣从马半仙那儿出来,给聚仙阁打了个电话,把中午的饭给安排了。路过市中心广场,那儿正在发行福利彩票,场面十分热烈。他想,这会儿去聚仙阁有点早,回局里又快到下班时间了,不如到彩票销售场地看看热闹,说不定还能碰个好运,中个大奖,发笔横财呢。

  他叫司机把车停在路边,下了车,向彩票销售现场走去。

  这里彩旗飘飘,歌声飞扬,人山人海,热闹非凡。骆垣知道,这是一种叫做“闪电式、大兵团作战”的彩票销售方式。一般在城市中心或闹市区较大的场地上,用建筑用的脚手架圈出一个销售网,搭建一个宏大的颁奖台,组织几百人的销售队伍,在数天之内销售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彩票。在运作当中,把销售场面布置得五彩缤纷、热火朝天,高价聘请一些“名演员”前来助兴,效果颇佳。

  此时,曾经在一部末流电视剧中扮演过某领袖人物的演员,在颁奖台上拿腔拿调,努力做指点江山状,样子十分滑稽可笑。骆垣看了一会儿“领袖”的风采,心头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他掏出十元钱卖了五张彩票,一一刮开来看,一张中奖的也没有。销售队伍中,有认识他的人,就说,骆局长大富大贵之人,再买几张,肯定是会中奖的。他很绅士地微微一笑,说声谢谢,向另外一块地方走去。

  如果福利彩票发行是国家组织的有奖募捐活动的话,除此活动场地之外,搭车从事民间有奖活动的也异常活跃。有那么一些老头、老太太,在离福利彩票发行现场不远的地方,随便画一个圈,摆一些香烟、玩具之类的小玩艺儿,作为奖品。另用竹片箍一些碗口那么大的圈圈,你花上一元或者几元钱,买上几个竹圈圈,在摊主指定的位置向摆在地上的小玩艺儿扔去,套着哪个,哪个便归你所有。

  这里聚集了各路神仙,平时分散在大街小巷的算命先生,这会儿都聚集起来,为彩民们推知祸福呢。骆垣懒洋洋地走过来,在一个卦摊上蹲下来。那算卦的是位老者,长眉长须,仙风道骨,前面摆着一张八卦图,放着一个签筒,四周围满了人,大多是问彩票运势的。老者一一推算一番,就说上了,先说事主有没有中奖的命,再说在哪个方向、什么时辰购买彩票,买多少张,彩票号码大概在什么范围,等等。说者一本正经,听者言听计从。

  老者打发走一个又一个彩迷,目光落在了骆垣的脸上,四目相遇,骆垣不自然地笑笑,未等他开口,老者便开口了:“想必先生不是来问彩票之事的吧?”

  骆垣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