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

吴晓露一走,我也赶紧去我的那间隐秘的休息室。我迅速地从床下的纸箱子里搬出监视器,重新将它安装好。我打开监视器时,吴晓露已站在吴大德的办公桌前,结结巴巴地说着话。她说的事把我和吴大德同时惊呆了。吴大德瘫坐在椅子上,眼睛急遽地眨着,一只手紧张地摩挲着扶手,半天没吱声。

  吴晓露说:“吴书记,黑皮就是拿光盘敲诈你的人……你不能撒手不管,一定要救救娄刚!”吴大德抬头说:“他杀了人,我怎么救,怎么管啊?”吴晓露说:“你赶快出面说明情况啊!”吴大德说:“愚蠢!我一出面,就把我们两个都牵扯进去了!”吴晓露说:“那有什么办法,现在救娄刚的命要紧!”吴大德说:“晓露,我的身份不允许,不要强人所难。”

  吴晓露胀红了脸,转身打开窗户,然后爬上桌站到窗口边,居高临下地瞪着他:“你要不出面,我就从你的窗口跳下去!”吴大德顿时脸色煞白:“你怎么这样我的姑奶奶!有话好好说嘛!” 他忽然变得十分敏捷,蓦地扑过去关上窗户。吴晓露跳下桌来,气鼓鼓地说:“好,你不出面我出面,我跟刑警队把事情的因果关系说清。”说着转身要出门。吴大德急忙上前挡住她的去路,气急败坏地:“你着什么急呀我的姑奶奶!这么大的事,我们要想想清楚!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也许用不着你去说,娄刚已经将事情原委坦白清楚了,也许他并没有说,我们还有回旋余地……据我猜测,娄刚很可能是为保护你,才使出了这样的极端手段。如果是这样,他什么都不会说的,你去说清楚,就帮了他的倒忙,他的苦心就付之东流了!”吴晓露说:“正因为如此,我更不能坐视不管,说清楚了前因后果,至少不会判他的死刑吧?”吴大德安慰道:“放心,娄刚有自首情节,杀的又是一个有前科的人,不会判死刑的。如果娄刚聪明的话,还可以说他是防卫过当造成的结果。我们不能仓促行事,以免玉石俱焚。我会过问案情的。我想办法让你去探视一下娄刚,你可把这意思透露给他。不过这两天你先要回避一下,不要在市委露面,也不要见我了。”吴晓露恨恨地说:“我早就该不见你了的。”她擦了一把泪,咬了咬嘴唇,又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补了一下妆,转身出了门。

  我随即关了监视器,我的后背被冷汗湿透了。他们的对话令我惊骇不已。我隐约地感觉出了他们提到的光盘与我的关系。事情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如同被梦魇住了,全身动弹不得。过了很久我终于平静下来,我把自己从椅子上拔起。

  我再一次拆除了监视器。过了两天,冥冥中有股神秘的力量让我给吴晓露打了个电话。我小心翼翼地说,晓露,我能帮你什么忙吗?吴晓露低声说,你陪我去一趟看守所吧。我就招了一辆出租车,陪她去了看守所。一路上她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问。她坐在我身边,两眼痴呆地望着前面,她摇晃的身体散发出着苦涩的芬芳。

  到了看守所,她就进门去了,我则在那扇漆黑的大铁门外等她。我坐在水泥台阶上晒太 阳,迷迷糊糊地感觉,关在里面的那个人似乎是我。我扭了一把胳膊,疼感很真切,这才松了一口气。我等了很久吴晓露才出来,她垂头搭脑,面无血色。我问:“娄刚怎么样?”吴晓露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她没见到娄刚,娄刚不肯见她。

  吴晓露来到枫树坳找袁真时,枫树坳小学的新校舍已经峻工,正在往里头搬桌椅。而袁真也已经打点好了行李,准备回莲城了。吴晓露是来请求表姐去探望娄刚的。娄刚向来敬佩袁真,他一定肯见她的,这样吴晓露就可以打听到娄刚的情况了。看着表妹那张一夜之间老了十岁的脸,袁真心里十分同情,抓住吴晓露的手说:“你打个电话就是,用不着你跑一趟嘛。”

  袁真一回到莲城,就去了看守所。果然如吴晓露所说,娄刚愿意见她。他不但愿意,而且是带着急切的心情见她的。他从铁栅门后一闪现,就向她微笑致意。袁真倒是有点意外,她没想到娄刚会这样平静。当然,那微笑里也夹杂有愧疚的意味。娄刚坐下之后,平视着她说:“真不好意思,让你见到我这个模样。”袁真轻声问:“你在里面还好吧?”娄刚始终笑容可掬:“我很好,因为我的身份,同监的人不敢欺侮我。我的心里也很平静,我在反省自己,我不该酒后乱性,逞凶杀人,我必须为我的罪过付出代价。”袁真说:“你怎么不见晓露呢?她对你担心得很。”娄刚敛了笑,说:“我不想扰乱我的心情,我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现在,她和我都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袁真又问:“你有什么话要带给她吗?”娄刚低头想想说:“她不必见我,也不必等我,我的律师会找她,替我办理离婚手续。希望她好自为之,把孩子培养成人,我娄某感激不尽。”袁真问:“一定要这样吗?”娄刚苦笑一下:“不这样又还能怎样?我至少要坐十几二十年的牢。我命该如此。”

  一出看守所,袁真就把探视娄刚的情况打电话告诉了吴晓露。吴晓露问得很细,娄刚什么样子,说了哪些话。袁真把听到的每一个字都告诉了她。听说娄刚要离婚,吴晓露哽咽了半天,抽噎着说:“都、都是我害了他……”袁真心情沉重,又安慰了表妹一阵,才回自己的家。

  好久没回家,到处蒙上了灰尘,袁真正想打扫打扫,于达远市长的秘书来了电话。秘书说,全省农村教育工作会议即将在莲城召开,会议代表将参观新建的枫树坳凡高小学,而她袁真,作为支教工作的先进典型,要向会议汇报有关情况。秘书说,于市长对她特别关心,要亲自培养她这个好典型,还说于市长明天就要带着记者来枫树坳视察,要她做好各种准备,拍几个好镜头。

  袁真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不在枫树坳,我已经回莲城了。”秘书说:“那有什么关系,你赶快回枫树坳去吧。”袁真默默地挂了机,她不想回枫树坳去,她不想凑这个热闹,更不想陪于达远在摄像机前作秀。忽然之间,她就没有打扫自己的家的兴趣了,家只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壳,她想从家这个壳里走出去,从城市这个壳里走出去,去见识别样的风景,经历另一种人生。她兴奋地拿出刚刚收藏好的旅行包,收拾好行装,匆匆地去了火车站。

  火车开动的时候,袁真向窗外招了招手,就告别了这座城市。

  第二天上午,于达远一行人来到了枫树坳。于达远见到了新修的学校,见到了意气风发的老板曾凡高,却没有见到他想见到的袁真。于是于市长的一些设想落了空,于市长就觉得他受到了轻视,他简直要恼怒了,但是限于身份和涵养,他只能把恼怒藏在心里。他的眉头市长般紧紧地锁了起来,对陪同他的方为雄说:“你这个前妻是怎么回事?这样无组织无纪律,她真的不想提拔了吗?”方为雄窘得脸红一阵白一阵,只好代表前妻连连道歉。方为雄立马就给袁真打电话,想要她赶来枫树坳,但是她的手机关机了,家里也没人。

  回到市府,于达远市长仍耿耿于怀,让秘书再找袁真,他要亲自和她谈话。但是秘书连续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袁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一天晚上,于达远看呈报件看累了,便走出办公室,沿着夜色笼罩下的街道踽踽独行。不知不觉地,他走到了醉心酒吧门口。他要了一听啤酒,在袁真曾坐过的椅子上坐下来,慢慢地啜饮。他掏出手机把玩着,从菜单里翻出袁真的名字来。他不知她现在何处,也不知她 是不是还用这个号码,但他还是写下了一条短信:“也许你已对我有了成见,但我自己知道,我还是我自己。”他默诵了一遍,怎么看都像是自言自语,便想将它删除,可是他摁错了键,将它发出去了。

  于达远没在意,他想袁真即使没换号码,也可能关了机,她收不到的。他踱出酒吧,呼吸着清凉的夜气。忽然手机嘟一声响,来了一条短信。他心头一跳,边走边举起手机翻开来看。他看见袁真发来的两个字在彩屏上闪烁:“是吗?”这个短促的疑问句使他站住了脚。

  我终于找到机会顺利地取回了安装在吴大德办公室里的摄像头,消除了作案痕迹。我可以坦然地面对吴大德了。可是,袁真走了,吴晓露也很少抛头露面了,我的心成了一潭死水,难得泛起一丝波澜。

  但是有一天,激动人心的时刻一不小心就来到了眼前:我亲眼看到,吴大德被省纪委的人带出办公楼,上了一辆越野车。

  在得到吴大德被双规的确切消息后,我拨通了袁真的手机。我兴奋地冲着远在天边的袁真大喊:“袁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吴大德双规了!快回来吧!”袁真一时没有作声。但恍惚之中我分明看见,远方的她静静地笑了。她的笑容一如既往,像阳光一样灿烂透明,虽然遥隔千山万水,却照亮了我的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