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前,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对我不屑一顾的。那时我像所有的男人一样,为漂亮女人的外貌着迷,鞍前马后地跟着她跑,就像是她的小跟班。我被她管得服服帖帖的,可无论我如何亲昵地叫她,她也常用鼻子回答我。

  那时她还只是一个操纵旧式打字机的打字员,一天到晚皱着眉盯着稿子与字盘,咔嗒咔嗒地打个不停。而我每天的任务之一,就是下班后倾听她没完没了的牢骚与抱怨,什么稿子太潦草认不出来啊,眼睛都被字盘弄花了啊,整天坐着腰酸背痛啊,局里任何人都可以指挥她她却只能指挥一台破打字机啊,等等等等。等她的抱怨像出垃圾一样出完之后,我便要用语言、肢体和钱包去安慰她,填充她。这是我对爱情的义务,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可以说,当初的我对她一往情深,她却对我不咸不淡,摇摆不定,好像是那种闲着也是闲着,不谈白不谈的态度。这当然是一种伤人自尊的态度,但我也只能忍着。

  她高兴的时候,也会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来,那就是揪我的耳朵,揪得生疼生疼。不过再疼我也能忍,直到她的高兴劲过去。她不高兴的时候也要揪我耳朵,只是揪的时间相对短一些,一下两下就够了。她似乎是在和我的耳朵谈恋爱。我倒喜欢她来揪,因为,这是她对我比较用心的时候。

  记得有一次,我刚走进她那间小小的宿舍,左耳就被她狠狠地揪了一下。我捂着耳朵说,你怎么了?她竖眉瞪眼说,气死了气死了!我便说,千万别气死,气死了我爱哪个去啊!她扑上来又要揪,我假装抠痒护住了耳朵,然后用另一只耳朵听她说气死她的缘由。原来她的顶头上司,那个长有一只红鼻头的办公室主任,经常借故到打字室来撩她,占她的便宜,不是说些黄色笑话,就是摸她的头发,捏她的胳膊,有一回还差点摸到她胸脯上去了。

  我一听,比她更气愤,转身就要去找红鼻头算账。但我没去成,门被她用背顶住了。她小嘴一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伸手摸到我的右耳一揪,大声叫道,你干什么去?你长的猪脑子呀?你想张扬出去让我丢人现眼?那一下她揪得好狠,我耳朵都麻了,不晓得疼了。我没有计较,因为我确实考虑不周,我太冲动了。我喃喃地说,那咋办?她说不咋办,我的事我自己来摆平,与你无关!

  这件事,不知她是怎么摆平的,后来再也没听她说过,我也再没有听她说的机会。她对我的耳朵失去了兴趣,炒了我的鱿鱼。

  她是在换掉那台老式打字机,改用四通电脑打字机的第二天换掉我的,所以,我与那台被遗弃的老式打字机有同命相怜之感。我也是被她敲打一气之后,就被她随随便便地扔掉了。我正上班,接到她的电话。她说,徐向阳,我正式通知你,我不跟你谈了。我说,你能说说理由吗?她说,因为你是个不求上进的男人。

  她的理由很结实,也很冠冕堂皇,我无从反驳。其实哪个男人不想升职上进呢,我只是表现得不那么强烈而已。我想一定还有别的原因,便又问,那个替换我的男人是谁?她说,这个与你无关。嗒一声,她挂了电话,弄得我一怔,几天都没醒过神来。

  事后,我私下打听过,和我断了恋爱关系之后,她并没有马上接纳别人,那个替换我的男人并不存在。这更伤我的自尊心,她竟然宁肯没有,也要炒掉我,看来她是真的看不起我了。

  我心灰意懒,不再打探她,有意无意地回避着她。但是莲城就这么大,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是有她的消息断断断续续地传送到被她揪疼过的耳朵里来:她又谈恋爱了,她又换男友了,她终于结婚了,她当母亲了,她成了办公室主任了,等等等等。每听到一次,我都要下意识地摸一摸我可怜的耳朵。

  最近两年,她的消息就密集起来了,想躲都躲不开了。居然,她在机关干部中有了莲城名姐的雅号。我不知道这雅号如何得来的,也许,与她为人爽快,善于交际,伶牙利齿,荤素不拒有关吧。自从当了办公室主任,有了签单权之后,也是工作需要的原因吧,她就如鱼得水的出没于交际场所了。都说她的酒量了不得,她的黄段子了不得,她的善解人意了不得。据说有一次,她陪省卫生厅的领导喝五粮液,竟一口气灌下去八大杯,当即倒在了酒桌上!省厅领导大为感动,不仅当即表态给市局增加拨款100万,还用专车送她去急诊室打吊针。哪知她轻伤不下火线,车还没开动就爬下来,踉踉跄跄地回到了酒桌上,口口声声说陪领导千杯万盏也不醉。只是,她醉得稀里糊涂,把上车当作上厕所,把一泡尿撒在小车上了。小车司机一点不恼,洗完车回来说,到底是莲城名姐,连尿也有一股酒香呢。可见她受欢迎的程度。当然,这只是据说,肯定有夸张的成分。听到这个据说时,我的耳朵一阵阵发烧,毕竟,她是我曾经爱过的人。

  曾经有一次,我在酒桌上碰到她。我一个同学的亲戚从医学院毕业了,想进市医院工作,便求同学走关系。同学便在莲城大酒店请卫生局的有关领导吃饭,邀我作陪。这同学与我很少联系的,突然请我作陪,必定是想到了我与吴晓露曾经的关系。我不喜欢被人利用,心里不太舒服,但是又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我想看看,事隔多年,她会怎样面对我。我是有备而去,而她,对我的出现是不知情的。可当我出现在那间豪华包房里时,她脸上不仅看不到一丝半点的尴尬之色,反而是满面的春风。她像老朋友一样落落大方地与我握手,一口一个徐科长,叫得我惶惑而迷茫,这是我爱过的那个吴晓露吗?在酒桌上,我向来是很拘谨的,一般来说从不主动敬酒,除非是碰到自己的领导。我酒量小,而且是个乙肝病毒携带者,不敢放开喝的。也许是要先发制人,也许是要显示自己的大度,她主动地敬了我的酒。我当然不好拒绝,是一杯毒药我也得喝下去,不然就太不男人了。她很快就显出了名姐本色,几杯酒下肚,面若桃花,妙语连珠,把一桌人笑得眼泪直滚。但是我很快就心情不好了,这时朋友来了一个电话,我就借口有急事逃离了酒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