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同学相见

    刚准备躺下好好休息一会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朱一铭一跃而起,心想,自己孤身一人在恒阳,怎么会有人找呢,准是谁敲错门了,真是麻烦。尽管不耐烦,朱一铭还是快速地打开了门。

    “朱一铭,还真的是你啊?”

    “啊,肖铭华,怎么是你?”朱一铭看到门外站着的一个身穿警服的帅气小伙,赫然就是自己在周西中学时的死党肖铭华,昔曰,在周西中学横行一时的“双铭”组合,居然在恒阳重新聚首了。中学毕业以后,肖铭华就随着父母搬走了,听说是因为他父亲的工作调动的缘故,两人此后就断了联系。

    “我前几天就听我舅舅说了,有个叫朱一铭的淮江大学的毕业生,要分到恒阳来。我就估计可能是你,我记得你上的就是淮江大学,当年可是周西中学的独苗啊!”肖明华满脸羡慕地说。

    朱一铭他们那届高考,由于数学非常的难,考试结果很不理想,华清、燕大无人中的,就连淮大也不过只有朱一铭一人被录取。

    “你舅舅怎么会知道我分到恒阳的?”朱一铭把肖铭华让进屋,边说边递给肖铭华一支中华。

    “我舅舅就是裘兆财。”

    “裘兆财是谁?”朱一铭一愣,脱口问道。

    “你,你,亏你还在县委办工作呢?”肖铭华的嘴成了个“o”字形,“裘兆财就是恒阳的组织部长啊,你不知道?”

    “啊!想不到你还有个这么厉害的舅舅啊!”朱一铭假装崇拜地说,“我今天刚刚报到,只知道县委书记叫陈大成,县长叫苏运杰。”

    肖铭华嘴角一扬,得意地说:“哼,那当然。”

    “你小子这身警服,不会是走的你舅舅的后门吧?”朱一铭一本正经地说。

    “放屁,俺可是正儿八经的人民警察,毕业于鄂北警官学院。虽说是个大专,但军事素质过硬,要不要试试?”说着,冲朱一铭扬起了拳头。

    朱一铭连忙举手做投降状,在周西中学的时候,肖铭华就以下手凶狠而出名。有一次,校外有个小混子黄毛纠缠他们班的一个女生,这女生又是肖铭华心仪许久的对象。肖铭华一对二,硬是用砖头拍伤了黄毛的腿,并把他扭送进了派出所。现在再经过鄂北警官学院的专业训练,朱一铭更不是其对手了。要知道鄂北警官学院在全国可是赫赫有名,散打功夫堪称一流。

    “你现在在公安局哪个大队?”朱一铭问道。

    “我哪儿那么好的福气啊,被我老子扔到了梦梁镇派出所。”肖铭华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我刚才看见曹明,问起了你,才知道你在宿舍,于是就直接杀过来。”

    “我开始还以为谁走错门了呢。”

    “你是不是还以为是哪个漂亮女孩呢?”肖铭华银笑道,“现在是县委领导了,怎么样,请客?”

    “请客,没问题,但我算哪门子县委领导啊,今天中午刚刚吃了一鼻子的灰。”朱一铭就把中午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肖铭华,这事让朱一铭觉得非常窝囊,倾诉出来,顿觉轻松了许多。

    肖铭华听后,仔细地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你说的那瘦高个,别人又称他为林主任,应该是林之泉,县委副书记潘亚东的秘书,也是你们县委办的副主任。至于那个欧阳晓蕾,恒阳人都知道,那是常务副县长欧阳华的女儿,你小子艳福不浅,那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啊!”

    “去,去,你小子就不能说点正紧的。”

    看到朱一铭满腹心思的样子,肖铭华也认真地分析道:“你以后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尽量不要得罪林之泉。他虽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这类小人最是难缠,要是逮着个机会给你上上眼药,够你喝一壶的。不过,他和欧阳晓蕾掐起来,倒是让人有点看不懂,潘亚东和欧阳华可是一伙的。”

    经过肖铭华的分析,朱一铭对目前恒阳县的局势有了个大体地了解。县委常委们基本分成四派,县委书记陈大成眼看就要到点了,只有县委办主任柴庆奎是其铁杆亲信;县长苏运杰的势力最为强大,主管意识形态的县委副书记吕怀诚,宣传部长曾琳,县委县政斧所在地邵仙镇党委书记黄利民都是其阵营里的得力干将;副书记潘亚东也不甘示弱,团结了纪委书记常卫国和常务副县长欧阳华;而人武部长,也就是肖铭华的爸爸肖云飞,由于和组长部长裘兆财有姻亲关系,两人自成一派;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李亮是从泯州空降的,到恒阳才一年多,他与裘兆财、肖云飞走得较近,三人经常互通有无。

    如今,县长苏运杰和党群副书记潘亚东对书记宝座的争夺,已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各种招数层出不穷,都试图找出对方的破绽,以求一击致命。苏运杰在恒阳经营多年,关系盘根错节,近期,不知道通过什么路子又搭上了泯州市市长王吉庆的线,隐隐已有控制局势之感,但华夏官场的事情,不过拿到最后的一纸任命,谁又敢说已无变数。近阶段,潘亚东也经常往泯州跑,在各位市委常委的门前转悠,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听完肖铭华的分析,朱一铭也觉得奇怪,按说,欧阳晓蕾不应该为了自己一个陌生人,和林之泉起冲突,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李倩,但好像这事和李倩也没什么直接关系,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朱一铭干脆摇摇头,不去想了,自己只需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去招惹林之泉,那样的话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利。

    朱一铭想通了这点,一扫之前的郁闷心情。两人喷云吐雾、胡侃乱吹的,不知不觉已经六点多了。朱一铭站起身来说:“走,我请你吃饭去,不过前提只能是大排档。”

    肖铭华知道朱一铭的家庭情况不是很好,于是连忙嚷道:“靠,好久没有酒喝了。吃大排档正合我意,敞开嗓子好好喝几瓶,不过,你丫的酒量行不行啊?”其实作为武装部长的儿子,组织部长的外甥,怎么会好久没有酒喝,有人信才怪,今天为了来找朱一铭,他就推掉了两、三处宴请。

    提起喝酒这茬,朱一铭顿时一阵狂汗。记得那是高三的一个晚自习下了以后,肖铭华从家里偷了一瓶剑南秋出来,两人像两只馋嘴的小猫,就着一碟花生米,有模有样地喝了起来。肖铭华之前就有喝过,而朱一铭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又听说这是好酒,二两的玻璃杯三两口就全部下肚了,后来直接趴在桌上,大吐不止,最后还是肖铭华把他背回的宿舍。

    “放心,今天喝不死你!”朱一铭恨恨地说。

    很快,两人来到了一个看上去较为干净的大排档,朱一铭点了两个小炒,外加烧鸡公、大煮干丝,又特意要了一盘花生米,两份爆炒螺丝。在泯州市炎热的夏夜,不管城乡,冰啤酒、炒螺丝、花生米,绝对是上佳搭配。

    两人这顿饭吃了近两个半小时,边喝边吃边聊,从中学聊到现在,从社会聊到家庭,从国家大事聊到恒阳趣闻。两箱啤酒,喝到最后,堪堪只剩一瓶,两人一共喝下了二十三瓶,都争着说比对方多喝一瓶,最后结账的时候,排挡老板告诉他们,其中有一箱里之前被他拿掉了一瓶。两人得知原来是喝得一样多,这才停止了争论,互相掺扶着,踉踉跄跄地往家走去。肖铭华住在人武部宿舍区,就在朱一铭宿舍楼的后面一幢。

    虽然昨晚的酒喝多了,但年青人恢复起来就是快,一夜觉睡过来,已经和没事人一般了,床头的小闹钟准时在六点半的时候唱起了歌。这是朱一铭昨天特意买的,他知道自己睡觉死,没有闹钟肯定是不行的。

    洗漱完毕以后,在宿舍楼后面的小饭店里吃了四个包子、一碗稀粥,肚子被撑得饱饱的。泯州人重视吃,口味一般偏甜,泯州的小笼包子,那在整个华夏国都是声名远播的。这小饭店的包子虽不能和泯州的如春、翠竹居的相比,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朱一铭到办公室的时候,才七点半左右,整幢大楼悄无声息。朱一铭先拿起扫帚把地面清扫干净;然后再洗干净抹布,从前往后一张桌子一张桌子认真地擦拭干净,当擦到最后一张李倩的桌子时,刻意下了一番功夫,暗红色的桌面上顿时能映出人的影子来;最后拖地就比较简单了,这水磨石的地面天天拖,根本就没什么脏的,无非一些浮灰而已。

    七点五十刚过,单美琴就进来了,紧接着是陈新民和胡书强,最后进来的是李倩,朱一铭在门前一一问好。胡书强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几张桌子,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小朱虽是个大学生,但搞起卫生起来还是很不错的,比小单搞的时候,干净多了。”

    单美琴一听,不乐意了,撅着嘴说:“我搞得哪儿差了?就你话多。”看来,胡书强在秘书科,还真不怎么让人待见,别说单美琴听了不舒服,其他人听了也不高兴,就算要表扬,那也该李倩来,你来这一通,算是怎么回事。朱一铭听了,心里更是老大的不乐意,什么叫大学生搞起卫生来还不错,大学生和搞卫生那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呀,也不知是夸人还是在损人。

    李倩来到座位上,把小坤包放进柜子里,刚准备去泡茶,手摸到茶杯,发现竟是热的,掀开杯盖,轻轻抿了一口,感觉浓淡正好,正合自己的口味,心里暗暗叫了一声好。李倩和许多其他的机关女姓一样,都喜欢喝茶,并且茶还喜欢喝浓茶,朱一铭在昨天瞥到她杯子里的茶叶时,就已经注意到了。

    “朱一铭,你过来一下。”李倩说道。朱一铭急忙走了过去,微微弯着腰,站在李倩的桌前。虽然昨天两人已处得比较熟络,但对领导必须时刻保持应有的尊重,这在华夏官场上是最必不可少的。

    李倩指了指最前面的那张靠近门口的办公桌,说:“以后,前面那张就是你的办公桌,这两天你先熟悉熟悉情况。我们秘书科主要就是为领导们服务的,这儿有些领导们的讲话稿以及我们恒阳的一些基本情况,你先拿过去仔细研究一下,以后写材料时用得着。”

    其实朱一铭早就知道那将是自己的办公桌,因为华夏国的官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级别最低的或是新来的,都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方便开个门,递个物什么的,可以更好的为领导和前辈们服务。

    朱一铭拿了资料,道了声谢,就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埋头看起了资料,最上面这份,就是关于恒阳基本情况的一个简介:恒阳素有“淮北门户”之称,是淮江中部一颗明珠,久江、准河和燕杭大运河在此交汇,形成贯穿东西、连接南北的水路大动脉,全市总面积1332平方公里,辖16个镇,24个乡,总人口107万……

    一个上午,朱一铭就在这枯燥的文字和数字之中度过的,这类讲话稿对从淮大中文系毕业的朱一铭来说自然没有什么难度,但所谓的官场八股,也有其特殊的行文要求,朱一铭从中也颇有收获。

    中午,朱一铭随着陈新民第一次来到了县委县政斧的食堂,空间虽不大,但看上去非常整洁、干净,每一张用白锈钢包.皮的餐桌上都擦拭得非常干净,手摸上去没有那种食堂里常见的黏糊糊的感觉。

    轮到陈新民和朱一铭时,负责打菜的师傅冲着陈新民说:“小陈,你后面的那帅小伙是谁啊?”

    陈新民指着朱一铭说:“他叫朱一铭,是我们科刚来的新同事,人家可是淮大的高材生啊!”

    朱一铭连忙称呼道:“师傅,你好,我是新来的,以后请多关照。”

    那胖胖的大师傅,被朱一铭一捧,倒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一个伙夫的,能照顾什么啊?不过,小伙子会说话,将来准有出息。”

    (求收藏、红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