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次来,就是想对这个规模巨大的工程项目搞一点调查,也为我行给贵公司的贷款提供一点理论依据……”马力躬身说道。

  “但是,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显示,目前国内市场对中型卡车的需求量已经开始下降,而且据专家预测,这种下降的幅度会越来越大。如果贵公司现在投产卡车生产项目,有可能会带来经营风险。不知李总对这件事怎么看?”岳振阳单刀直入。

  “我对生产和销售的事情并不感兴趣,”李小强笔直地向岳振阳竖起了手掌,表现出绝对的权威,“说句实话,关于该项目的可行性报告,我是在向樵民省长汇报时才第一次读过。具体的方案,生产部和销售部的经理们早已经做好了放在我的案头——我更关心的是银行的贷款——像我这样的总经理,要为全集团三千多名职工的衣食住行操心,只要一个月发不出工资,肯定就会有人出来闹事,而所有这些都离不开一样东西,就是钱——用你们的话说,就是贷款。”

  “早就听说汽车工业集团经济效益连年滑坡,已经到了用银行贷款给职工开工资的地步,原来果真如此。”岳振阳暗想,不过李小强下面的话更让他感到吃惊。

  “钱,不,贷款,不仅是维持一个企业正常经营的资本,更为重要的是,它也是维持企业经营的润滑剂。看见它,企业的职工会笑逐言开,有了钱的刺激作用,他们会全身心地投入到生产中去。有了它的润滑作用,企业同客户的关系会更为融洽,他们可以大批量地采购我们的产品,而不再过多地关心这种产品的价格和质量;有了它的润滑作用,企业同政府的关系会得到进一步改善,而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因为有了政府的支持,我们可以继续搞来更大的一笔贷款,并维持我们更大规模的再生产,如此这样,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这就是我认定的经济循环规律。”李小强好像是一位经济学教授在给学生上课。

  “我没有读过大学,更不懂得经济金融理论。我知道你们都是经济金融专业的高才生,但我相信,你们的那套理论在我这个汽车工业集团里行不通,而且我也相信,在我们这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里,也决不会行得通。”李小强自负地靠在老板椅的靠背上,俯视着他们俩,双手始终保持着交叉的姿势放在腹部。

  岳振阳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位李副总经理的一套“理论”,真的使自己对他刮目相看了,他是把最基本的经济理论同最高深的社会学相结合之后,才发明出这套独特的理论的。虽然这种观点听起来如此地不合逻辑,然而它在具体实践中却一定能够发挥出无穷的威力。

  “那么,根据您的预测和评估,这个生产项目大约需要多少资金?”愣了好半天,岳振阳才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他已经不自觉地称李小强为“您”了。

  “据我的生产部和投资部估计,大约不超过2亿美元。”

  “可是你们却申请了2?5亿美元和5千万人民币啊!”马力瞪大了眼睛,而这时李小强却把椅子扭向了另一个方向,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是啊,如果把所有上下打点的费用——也就是李小强所说的“润滑剂”的费用包括在内,需要的数目也差不多是这些了,岳振阳心里暗自捉摸着。

  “李总,不知您想没想过这样的问题:假设您用2亿美元的资金投资于生产,估计产值不会超过2?5亿美元,而您却要归还银行大约3个多亿美元的贷款本金和利息。这中间的差额您将怎么解决呢?”到了这样的时刻,岳振阳似乎并不关心贷款本身的问题了,如果按照李小强的经营理念,这样的贷款到期势必无法收回,进而就会给银行造成巨额坏账。

  “那是你们银行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是我要解决的问题。”李小强再次笔直地竖起了手掌,似乎已经知道了岳振阳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小伙子,你想过没有,”李小强又饶有兴趣地俯过身子,直视着岳振阳,“银行管理的资金是什么?你当然知道——是国有资产。而国有资产给银行管着也好,给企业用着也好,它都不会改变自身的性质——都是共产党的钱,只不过是从左边的衣兜里掏出来,再放到右边的衣兜里,决不会有一分钱跑到国民党那里去——那么,有谁还会关心这些钱是给谁用了、怎么用了、何时归还等等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呢?!”

  “我经常跟银行打交道,所以非常熟悉你们的工作性质和工作内容。你们做信贷员的,每天总是埋头在成堆的数据里面,对什么贷款投向啊、资产质量啊、利息回收啊这些东西纠缠不清,甚至还时时刻刻监视着企业的资金流向。但是,请问你们想过没有,企业关心的是什么?——企业什么也不关心,只关心自己如何生产,如何赚钱,如何把自己的经营规模进一步扩大。要达到这样的目的,我们需要土地,需要厂房,需要国家的优惠政策,需要更大数量的资金,尤其需要政府及其各个部门的大力支持,而这种支持甚至比企业生产本身还重要得多。往往总是这样:用来自政府的一条信息或者一项优惠政策所换来的经济价值,要比你辛辛苦苦埋头干一年赚得还要多!所以完全把资金投入到再生产中去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行为,生产经营的利润往往来自于生产经营之外,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往往要投入到生产经营之外。这就是我多年在企业做领导工作的经验之谈。而你们还一味地抓住什么资金流向啊、贷款质量啊,死死不肯放手,试问又有多大意义呢?你们真的能控制企业的资金流向吗?——不能。你们真的能挽回不良资产迅速上升的局面吗?——不能。你们真的能通过经济手段改变大批企业经济效益滑坡的局势吗?——还是不能。那么你们又有什么必要整天埋头在那些废纸堆里搞什么资产质量分析、什么经济效益预测呢?所以,我劝你,在实际工作中不要只想着银行啊、贷款啊这样的局部利益,而要把眼光放远,放到更广阔的社会上去!只有这样,你才能充分地理解银行存在的真正意义,才能彻底弄明白银行同企业之间的微妙关系!”

  李小强的一番话彻底惊呆了岳振阳和马力,他们反复琢磨着他的话,咀嚼着这番话背后更深层次的意思,沉默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