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振阳看到通过理论的方式无法解决现实的问题,只好把他仅有的一点儿小小的权力用在了工作中。每次项目贷款,他都认真审核项目可行性方案,一旦发现有潜在风险的贷款项目,他就拒绝在贷款合同上签字。银行内部规定,贷款合同上必须有行长、主管行长、信贷科长、信贷员的签字才能生效。而他这个小小的信贷员如果不在贷款合同上签字,就意味着这笔贷款发放不出去。当时无论外贸企业经理如何哀求他,行长和科长怎样批评他,岳振阳就是拒绝在有风险的合同书上签字,宁可背上“里外不是人”的骂名。虽然五十多岁的老行长十分喜欢他这位名牌高校毕业的高才生,但是也被他这种倔强而不合常理的行为气得拍桌子直骂。

  然而没过几年,岳振阳的经营决策就被事实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外贸企业经济效益大幅度滑坡,收购的产品根本无法出口到国外,只能烂在手里。不仅创汇成为泡影,甚至连收购款项也血本无归。所有用于收购产品的银行贷款全部形成坏账,银行不良资产比例大幅度上升,开始形成巨额亏损。岳振阳根据自己正确的判断和经营理念,及时停止了对外贸企业贷款的发放,从而保护了平房支行的信贷资产。当其他几家银行正在为高达百分之七、八十甚至八、九十的不良资产而欲哭无泪时,平房支行的不良资产只有百分之十几,一跃而成为商贸银行全省效益最好的单位。全行上下这才理解了岳振阳的良苦用心,也更加佩服他的远见卓识。老行长拍着他的肩膀说:“孩子,好好干,有发展!”那亲切的样子就好像是爷爷在对孙子说话。

  不久,各家银行纷纷开始对个人办理小额消费贷款业务。商贸银行因为曾经吃了外贸企业贷款的大亏,对贷款谈虎色变,以致于对个人消费贷款业务也不敢问津,裹足不前了。但是岳振阳却早就发现了个人消费贷款业务中的无限商机,他不遗余力地发展个人消费信贷业务,甚至远远超出了省行给平房支行下达的消费贷款规模,搞得行长们每次开会都遭到省行的严厉批评,行长气得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平房支行的“丧门星”。但是没过几年,平房支行的消费贷款业务完全占领了平房地区乃至全市的消费贷款市场,个人消费贷款业务收入已经成为平房支行的主营业务收入。用这笔钱,他们不仅翻盖了办公大楼,还购买了高级轿车,职工福利待遇大幅度提高。直到这时,全行员工才明白过来,原来岳振阳并不是“丧门星”,而是一个“大救星”,大家整天围着他团团转,俨然他已经是平房支行的行长了。老行长看见他也总是笑眯眯的,决意退休后将自己的位子传给他。

  虽然工作上一帆风顺,可是岳振阳却因为参加工作晚,不具备分房条件,一家三口还蜗居在十几平方米的“插间”里——两房一厅的住房,硬是被单位安插进两个年轻的家庭,大一点的房间里住的是省行信贷处的一个科员马力,虽然自己是城区支行的信贷科长,也好像低人一等似的。更糟糕的是,对门的科员马力是一个十分纯粹的回族人,这就使两家的生活习惯乱了套。经过协商,两家终于达成如下协议:每天晚上下班后,回族科员先做饭,汉族科长后做饭,汉族科长做完饭后必须彻底打扫厨房,开窗放净气味,以备第二天早上回族科员使用厨房。这样的协议充分体现了尊重少数民族和民族大团结的美德,却苦了岳振阳六岁的女儿,几乎每天晚上孩子都要被饿哭一回,这还不包括回族科员因为有应酬而晚回家、晚做饭的时候。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岳振阳正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一家市场经济条件下的银行,仅仅依靠个人消费信贷业务来获取利润,那么它将会陷入“高利贷”式的经营误区之中,永远无法发展成具有一定规模的现代化商业银行,也就不能在日益激烈的同业竞争之中站稳脚根。岳振阳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决不能仅仅满足于经营管理平房支行这样一家小小的城区支行,自己的能力远不止于此。自己要学会经营、管理和控制一家比平房支行大得多的银行,要站在更高的层次,全盘考虑一家现代化大型银行的经营和管理。但是,实际工作中自己所处的小小的信贷科长的位置,还不足以使他践行自己的一整套金融管理理论,所以他只有用论文或调查报告的形式来抒发自己的主张,在文章里面过一把做行长、“管理”一家大银行的瘾。

  下定决心之后,岳振阳就开始寻找选题。最近几天从业内人士那里听说,省汽车工业集团要投产三十万辆载重卡车生产线,而汽车工业集团的外汇贷款账户正是在商贸银行开立,搞调查搜集资料一定会很方便。但是汽车工业集团的账户开立在省行,自己怎么才能接上头呢?这时岳振阳想起了住在对门的回族科员马力,虽然生活上两家有一些矛盾,但是工作上互相配合一下应该没有问题。

  一个电话打过去,没想到回族科员马力非常热情,而且更巧的是,他正好管着省汽车工业集团的外汇贷款账户,于是两个人约好立即见面。

  在省行熙熙攘攘的办公大楼里,岳振阳没怎么费劲就找到了回族科员马力。马力兴奋而又十分得意地向他透露,据说省行已经准备给汽车工业集团三十万辆载重卡车生产线贷款2.5亿美元,现在正是搞调查报告的最好时机。于是两个人便决定,直接找负责该项目贷款的汽车工业集团李小强副总经理了解情况。

  下午两点整,岳振阳和马力敲开了李小强副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这是一间足有二百平方米的办公室,装修极为豪华、考究,清一色的红木办公桌椅、书柜、衣橱和沙发,办公桌上摆着一台配有液晶显示屏幕的IBM商用电脑,地上铺着厚厚的纯羊毛地毯,人走在上面会像老鼠一样悄然无声。从房门到李副总经理的办公桌,差不多有二十米的距离,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还没有走到办公桌前,自信心就丢掉了一半。也许这位李副总经理故意设计了这样一段超长距离,就是为了让所有来拜访他的人都产生一种望而怯步的心理效应。而此时,李副总经理正端坐在宽大的黑色老板椅里,他身着高档的深灰色休闲西装,白色的衬衣上没有系领带。由于深色外套的映衬,使他本来就很白净的面孔显得更加苍白。他双手交叉着放在腹部,脸色凝重,似乎在思考着问题。面前的办公桌上干干净净,连一个纸片也没有,仿佛他整天就是这么坐着,思考着。

  因为曾经跟马力打过交道,李小强还算热情,在办公桌后面站起来和两个人握了握手,说:“我对商贸银行的人有特殊的好感,尤其是你,小马。”

  一句话使马力放松地坐在了沙发上,回过头对岳振阳说:“李总就是这样和蔼可亲。他当汽车工业集团财务部经理时我们就认识了,这么多年来,不论职务高低,他总是这样平易近人。”言语中不乏谄媚之意,同时也向岳振阳炫耀了他同李小强的关系。

  “三十万辆卡车生产线项目,是省政府樵民省长亲自抓的工程,也是我省今年支持国有大中型企业技术改造‘一揽子’工程的重点项目之一。”李小强故意省掉了“车樵民副省长”的“车”字和“副”字,意思不言自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