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项目本身的问题,你可以同汽车工业集团进一步磋商。商贸银行在国际金融和国际经济的研究方面还是有相当的实力的,你们可以给汽车工业集团提供目前国际和国内市场的商品信息,借以充分论证项目投产的可行性。加强银企合作,以确保银行和企业在经营中取得‘双赢’的好结果。”夏行长明白杜念基的意思,同样给他留下了一定的活动余地。作为代表国家对专业银行进行监督管理的中央银行的行长,老夏也不想完全听从政府的摆布,否则自己岂不是丧失了地位和权威性。银行资产质量和经济效益日渐滑坡,老夏的日子也不好过。不管从哪方面来讲,他都应该站在银行系统这一边,但是常常迫于政府的淫威,不得不像墙头草一样顺风倒。刚才开会前,韩秘书长先把他拘到了车副省长的办公室,说是事先对贷款的事情通通气,其实是老车、老严、老韩和李小强威逼利诱,迫使他就了范,现在只好站出来替企业说话,所以自己也觉得很没面子,总想找补一点儿回来。

  “取得‘双赢’的效果当然是我们共同期望的最佳效果,为了这个目标,多年来包括夏行长在内的所有金融工作者都为之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杜念基微笑着向老夏点了点头,示意下面的话并不是针对他说的,“但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银行系统的不良资产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六、七十,甚至七、八十,很多银行产生巨额亏损。分析造成这种恶劣后果的原因,应该说主要原因在于银行,我们在经营管理中确实存在贷款决策失误、贷前审查不严、贷后管理松懈的严重问题。但是另一方面,企业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项目论证缺少理论依据,随意性成分过多,甚至运用行政手段向银行伸手要贷款,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杜念基的话音在小型会议室里回荡。

  “哦?这么说,今天的会议也是一种政府行为和行政命令喽?”韩秘书长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在氤氲升腾的烟雾中看着杜念基。

  “大家都做过多年的经济工作,这一点,我不说,谁心里都明白。”杜念基回避了他的问题,“但是,我要说的是,这种现象也是一种中国特色,我们大可不必对它谈虎色变,如临大敌。政府行为和行政命令也并不一定是反经济活动的工作方式,计划经济的手段也同样是一种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而我们更应该探讨和研究的是,如何寻找到政府行为和经济行为之间有效的结合方式,如何摸索到行政命令和经营决策之间的最佳途径,这样才能适应中国政治、经济形势发展的需要,促进我们经济的发展。”

  “这就像小平同志说的那样,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并不是决定姓‘资’还是姓‘社’的根本问题——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嘛!——我们完全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车副省长沉思着说,并示意杜念基继续说下去。

  “国有企业的根本性质就是归国家所有,政府代表国家行使管理职能,自然对企业有管理权力;国有银行也同样归国家所有,同样要服从国家经济建设的大局。所以企业和银行之间的经济、金融活动,自始至终就交织着政府行为和经济行为,也同时体现着行政命令和经营决策,那么我们的金融工作者和企业家们更应该认真、仔细地研究一下如何能够避免和减轻这两对矛盾体之间的冲突,同时怎么能够做到扬长避短,使这个矛盾体能够发挥其独有的长处,促进我们的经济发展,使银行和企业获得‘双赢’的最佳效果。”杜念基终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念基的话很有道理,对我很有启发。”车副省长的话音不高,但是显得十分诚恳,“到底是年轻干部啊,看法的确有独到之处。”行长们听了这话,都松了一口气,这场似乎在银行和政府之间即将爆发的争论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果。杜念基张了张嘴,本想谦虚一下,但车副省长用手势制止了他,微笑着说:“但是,我听你这话的意思,你好像要跟我谈什么条件吧?”会议室里有了一点低沉的笑声,大家看着杜念基,等着他说话。

  “不敢不敢。”杜念基连忙笑着说,“我只是说银行和企业之间要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毕竟这2.5亿美元不是一个小数目啊。现在金融理论界正在开展关于银企合作关系的大讨论,很多人在研究银行如何介入到企业的经营决策中来,把信贷风险关口前移,在协助企业做好经营管理的同时,也使自身获得较好的收益。我想这种观点能够给我们一点启发。”说归说,条件该提还是要提的,杜念基语焉不详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看车副省长如何应对了。会议室里一时安静了下来。

  车副省长沉默良久,终于说道:“这么说,你是想要跟我和我的企业分享它的管理权喽?”他直视着杜念基说,随后又用手势制止了想作解释的杜念基。“企业是我政府的企业,不是你们银行的企业,而且企业本身也应该拥有对自己的充分的管理权。”车副省长脸色严肃,略微停顿了一下,又字斟句酌地慢慢说,“但是,就某一个项目而言,我们希望大家都参与到对这个项目的论证和建设中来,广泛采纳来自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以使我们的企业获得良好的经济效益。这一点,任何人,无论是哪一个平头老百姓还是你们银行,都享有充分的发言权,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嘛!我们共产党人向来主张民主集中制的。”车副省长的话虽然天马行空,让人摸不着脉络,但是杜念基明白车副省长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条件。领导们在关键问题上的表态总是这样,在绕来绕去的圈子中委婉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而且这种观点的表达从不同角度理解,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谁也不能说领导下的就是某个明确的结论。

  “好!今天的会议开得很成功!感谢金融系统同志们的大力支持!”韩秘书长征求了一下车副省长的意见,不失时机地做了总结,仿佛是要防备杜念基反悔似的,“小强同志,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感谢一下这几位财神爷吧?”

  “没问题!”一直在一旁沉默着的李小强爽快地一挥手,仿佛如释重负。

  “当然没问题,你花的还不是我们银行的钱!”李济周调侃地说,大家哈哈大笑。

  每个人都没想到今天的会议能开得如此顺利,于是都轻松地站了起来。通过一番你来我往的交锋,虽然双方都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不管怎么样,商贸银行已经同政府达成了一种只可意会,不必言传的协议。这种协议表面上看来是在偶然的,或者说是被迫的情况下促成的,但是其他几家银行的行长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似乎在偶然的后面有着某种必然的东西,好像这种协议提前就已经达成了,今天只不过是在会议上走一下过场而已,于是行长们的心里都产生了一种“陪绑”的感觉,但是谁都不能捅破这层窗户纸,否则游戏就没有意思了。

  十几辆高级轿车鱼贯驶出省政府大院,韩秘书长今天特地派出警车开道,车队一路闯过红灯,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飞驰,吸引得路人无不侧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