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还有打字员小郭的老婆跟小郭闹离婚,保卫干事找街上的修脚师傅割“鸡眼”割成了瘸子等,比起上边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

  赵哲出走和机要局失盗以后不久,县委办公室又发生了一件令人十分震惊的事情,就是县委办同志们非常爱戴的方家英主任突然殒命。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县委万书记的老家,离丰阳县城四百多公里,是全国著名的山区县。万书记以一个英模的形象从大山里走了出来,其实他还是一个孝子。他虽然孝顺,但母亲一直跟他的妹妹在一起生活,他母亲并不是不领他的孝心,而是因为老人家只要被他接到身边,总感觉水土不服,语言困难。他们两口子工作又十分繁忙,老人家待在屋子里感到孤寂,出了门举目无亲,有人打招呼又听不明白,所以宁愿待在山沟里,住在女儿家里,也不愿跟着万书记享福受罪。这样一来,搞得万书记经常需要抽空回老家去看望母亲,路程遥远,来回一趟挺不容易。这一天,万书记的妹夫来电话说:“娘的高血压犯了,得了偏瘫,正拉往县城医院里抢救。”万书记一听这消息,非常悲痛,赶紧向市委领导请假,给县长和常务副书记交代了工作,心急如焚地赶回老家看望母亲。

  万书记在临走时,郑重交代县委办方家英主任,千万不能让人传播这一消息。但这消息依然不胫而走,立刻传遍了各单位和各乡镇。万书记的老家就像是一块威力无比的磁铁,而各单位和各乡镇的车辆就是铁渣子,“啾啾啾”地都被吸了过去。在这一过程中,作为县委书记的副官,县委办公室方主任按照万书记嘱咐,并没有急于去万书记老家,只是派了县委办负责后勤的副主任顾群星、聪明伶俐的通讯员小山子以及几个工作人员前去招呼帮忙。他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与万书记保持热线联系。

  等到县直单位与乡镇头头们差不多跑够一遍时,方主任才决定亲自前去探望。他精心地准备了礼品,装满了桑塔纳的后备厢,与老婆一同踏上了不归路。因为路程太远,方主任起了个大早,催促司机跑快一点,力争当天赶到。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们的小车在省道行驶时,一直跑得不快,行进在那一段只有百十公里的高速公路上时,司机把时速放到了一百五十公里以上,快要跑到收费站时,一时疏忽大意,瞬间追尾了前边一台大车,小车的车头钻进了前边大车的屁股后边。本来不至于酿成大祸,可巧另一辆大货车也追了上来,“哐”的一声巨响,撞在了小车后头。这样一来,前后夹击,把为革命日夜操劳的方主任和他的老婆、司机挤成了肉酱,叫人惨不忍睹。处理后事时,三个人都是用塑料袋子按肢体的部位分了一下包裹起来,再用白布覆盖上面。面对三块白布下血肉模糊的亲人,两家的老幼无不哭得死去活来。

  县“四大家”领导在悲痛之中,统一了口径:方主任及司机属于因公殉职,追悼会上,大家寄托了无尽的哀思;方主任的父母年事已高,儿子已经就读大学,给予巨额补偿;司机的家人也跟着方主任后事的处理方式,得到了超常规的补贴。万书记亲自责成县财政局,不管财政如何困难,也要保证补偿金的及时兑现。

  悲痛只能靠时间消磨,事情的真相却纸里包不住火,没过几天,好事人就编出了顺口溜儿,在社会上很快传开了:

  主任去看书记妈,

  礼品装满桑塔纳。

  巴结如同车追尾,

  人命立刻报销仨。

  事情越传越蹊跷,甚至有人说方主任的车上,带的并不是老婆,而是县委办公室的女秘书;出车祸的时候,司机倒没有开车,只是坐在后排,让主任和小秘一边飙车,一边调情。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车速太高,方主任心神分离,手忙脚乱,才出了这么大闪失。反正传来传去,越传越不是滋味儿。全市各县(市、区)都知道了,丰阳县的县委一把手借母亲有病之机,大肆收受礼品;一个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的作风如此不堪,才导致重大悲剧发生。于是,就搞到了唐都市市委领导们的头上,说他们至少是犯有用人失察的过失,叫市委领导们也很没有面子。为了控制事态发展,市委很快就采取了组织措施,把万书记调到了市直一个不起眼的单位去做一把手,新的县委书记宋维山前来上任。

  宋维山书记到任没有多久,还没有来得及安排新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市委把县长也撤换了,比宋书记年龄略大一点的吴振国,从永宁县副书记位置上调来当了县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