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点怪癖,都不十分好听。余乐萌他们弄清楚后,就把这些当做笑料传了开去,应该是很臭人的事情。谁知一点也没有影响赵哲的形象,反而越传得离奇,就越显得神秘:赵哲成了丰阳县风流才子的化身,前程光辉远大。大家公认,有这样的聪明才智,过不了几年,赵哲就会跃升为丰阳县“四大家”的领导人之一了。

  赵哲这次突然下海,让许多人深感意外。

  圈外的人听到的是一件绯闻:风传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团县委当学生部部长,名叫齐蓁蓁的,与赵哲好上后,两个人私奔了。事出有因,机关院内许多同志回忆起来,两个人的这种举动肯定蓄谋已久。掌握的线索是,小齐在机关院内,虽然年轻,因为少见的漂亮,知名度却很高。乌黑长发飘,凤眼尖下颏,红白的脸蛋上镶一双对称酒窝;一米六七的个头,修长苗条,全身上下,凹凸有致,在一天三换的不断出新的衣着包装下,散发出水灵灵、鲜亮亮的女性柔美,男人女人只要见到她,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这女孩的声音也特别动听,银铃般的笑声能从三楼飘下来,一直飘到一楼,大家都说:“小齐的声音能治瞌睡。”离团县委最近的科室,办公人员享受惯了,一天听不到小齐的笑声就会感到缺点什么。这女孩还喜欢串门子,嘴巴也甜,到哪个屋里就会给那里带去一阵欢乐,为寂寞枯燥的“办公族”们平添一股喜气。可是在近一个时期内,小齐部长只要得空儿,不再去其他办公室,只往赵哲屋里钻。

  对这个正常而又反常的举动,大家司空见惯了,没有人吃不相干的醋。时下,有人传说:“两个农村妇女在村头吵架,一个女人揭另一个女人的短处,说她家的闺女头天说的婆家,第二天就住在那里不走了,太不要脸等;另一个妇女撇着嘴,不以为然地说,都80年代了,谁怕你说这哩。”同志们也就觉得,“80年代了”,大家已经对男女之事比较宽容,没有必要去关注别人的隐私。赵哲是个才子,小齐是个佳人,才子与佳人发生点风流韵事儿,往往给人以无穷的遐想。所以,任赵哲、小齐二人如何折腾,大家都能够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偶尔看到齐蓁蓁从赵哲处出来后,头发有点凌乱,脸蛋红扑扑时,大家不但不少见多怪,反而跟着小齐一同兴奋。

  但圈内的人知道,人家齐蓁蓁与赵哲一同去海南是不假,但是否一同私奔就得打问号。一些同志知道,蓁蓁的未婚夫当前正在海南岛发展,并且具有一定的实力,已经成了大老板。齐蓁蓁其实是接到老公连发的几道“金牌”,召她去当“随军家属”的。而赵哲,也正是冲着这一优势去投奔人家的。

  一个如此才情、前途不可限量的笔杆子,走得如此突然,当然不是哲学上讲的“月盈则亏,盛极而衰”。导致赵哲出走的真正原因,是赵哲受不了县委办公室领导的窝囊气,才拂袖而去的。

  赵哲由领导捧着他演变成贬损他,也怪他自己。他这个人本来就年轻气盛,自从成了全县“第一支笔”以后,言行日渐傲慢。有一次,他在酒场上吃醉了酒,说话更加放肆。同场喝酒的人奉承他说:“赵秘,你的材料真是写绝了,万书记在大会上都是给你当传声筒哩。”他就迷迷糊糊、结结巴巴地说:“就……就这他也讲……讲毬不好,有时……有时还把老子的文章念……念得结结巴巴的。”

  赵哲的这些醉话,曲里拐弯先传到了县委办方主任耳朵里,后传到了县委万书记耳朵里,领导的愤怒可想而知。你摸乳写材料还有情可愿,但竟敢这么说话,就是犯了大不敬罪。于是,制裁的措施立即出台。大家能够看出来的是,这家伙从此一下子失了宠。不要说正准备提拔他当副主任的事情泡了汤,连写大材料的重任也受了损。方家英主任和常务副主任卫正显,故意把一些本该赵哲完成的作业,当着赵哲和多数同志们的面交给余乐萌干。当然,余乐萌肯定干得慢一些,质量次一些,但也不至于误县误民。这种做法分明是在告诫赵哲:“小子,不要太狂,离了你这把夜壶,照样能够尿泡!”从此,赵哲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也许,这是领导上匠心独运,用这种方法教育一下这个狂妄之徒,杀杀他的锐气,好把他百炼成钢。谁知他并不领情,脸上就常常带出不屑和牢骚。新提拔的副主任丁卯本来就让赵哲看不惯,此时居高临下地对待曾经平起平坐的赵秘书,更让高傲的赵哲心里刺痛。因此,办公室的其他人都看得很清楚,一个如日中天的人突然遭到冷落,才是迫使赵哲一怒之下,坚决出走的根本原因。当然,时代不同了,就业已经呈现多元化趋势,任何人都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可是,要甩下稳定的工作下海,在这一时期,还是要有一定的勇气的。赵哲是一个志向高远的人,他看到上大学时的几个同学早年下海,个个成了富翁,有高档车别墅房,还有漂亮的小秘,满世界飞来飞去,好像在天堂里过着快乐的生活,也使他义无反顾。看看人家,想想自己那点死工资,发到手后,老婆紧紧攥着,精打细算不够开销,惹得老家的父母没少生气,落下了不孝的坏名声。所以穷则思变,也是一个动因。他就反复劝导哭哭啼啼,不愿让他出走的老婆,拿出“大丈夫马革裹尸”的气概,咬咬牙、狠狠心,毅然决然地跟着漂亮的小齐走了。

  车祸

  县委办出的另一个怪事是,机要局被盗。

  县委办公室内部的设置,分中心、行管、机要、保密等几个部门。看过六七十年代的老电影的人,也许都记得一个反特故事片名叫《保密局的枪声》,在头脑里一定会有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保密局这个单位不得了。其实,县委办下属的保密局,只不过是一个对各级党组织进行保密知识教育、对保密工作定期例行检查的机构,真正的要害部门是机要局。

  这机要局有五个机要员,都是清一色未结婚的小伙子,他们是县委办在县卫生、教育、粮食等系统通过严格政审、反复遴选挑出来的。这几个小伙子的工作任务是,上下密传,电报传真,快件收发,重要文件传递。特别是机要室内有一条直达中央办公厅的机要专线,安着一部红色电话,在紧急情况下,只有少数几个人掌握有密码,一旦拨出去,能够产生地动山摇的效果。机要局一般都设在离县委书记最近的地方,要求隐蔽、安全。五个成员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片刻不得离人。可这一天,机要员小孙的女朋友来玩儿,小孙严格按照规定,只在外边一间谈情说爱,没有让女朋友进机房重地。小孙并不是大意失荆州,他一边和女朋友甜蜜,一边用耳朵一直倾听着机房的信号响声。说来到底女朋友容易搅扰心智,小孙当时正在干什么可以随意揣测,反正偏偏在这个时候,没有多大工夫,机房的后窗被贼人撬开,他竟然没有听到。等他发现时,偷盗已成事实,清点偷走的东西时,这个盗贼并没有偷走什么文件资料,偷走的竟是一台传真机、一台功放机。

  这件事情一出现,立刻引起县委万书记震怒,把县委办方家英主任和管机要局的副主任叫到他的办公室里,骂了个狗血喷头。公安局来了几个破案经验丰富的干警,牵一条狼狗在附近搞了几个小时,也没有找到破案线索。因为损失不大,再加上如此机密之处失盗实在有损于县委形象,万书记和方主任就阻止了公安局的工作,不让他们再兴师动众地查下去。同时把机要局搬迁到三楼,又买了新设备。亡羊补牢后,小孙先被调整到行管科缓冲一下,然后又被下放到了乡镇做一个一般工作人员。小孙的政治前途眼见有些渺茫,女朋友也很快与他成了陌路人。

<